<dl id='fk1p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fk1p'><strong id='fk1p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fk1p'><div id='fk1p'><ins id='fk1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i id='fk1p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fk1p'></in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fk1p'></span><acronym id='fk1p'><em id='fk1p'></em><td id='fk1p'><div id='fk1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k1p'><big id='fk1p'><big id='fk1p'></big><legend id='fk1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fk1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fk1p'><strong id='fk1p'></strong><small id='fk1p'></small><button id='fk1p'></button><li id='fk1p'><noscript id='fk1p'><big id='fk1p'></big><dt id='fk1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k1p'><table id='fk1p'><blockquote id='fk1p'><tbody id='fk1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k1p'></u><kbd id='fk1p'><kbd id='fk1p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浙大夜驚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香蕉视频网页在线_香蕉视频美女私密视频_香蕉视频丝瓜

            浙大紫金港校區是本科生的總部,自03年一期完成,本科生陸續搬入,但周邊每逢夜晚施工,總是先放煙花,原因為何?

            按照施工隊的說法,這叫“掃地”,說是趕走周圍不幹凈的東西。因為紫金港在建成以前是杭州西面的一個大沼澤,按照五行堪輿的說法,多水的地方陰氣重,學校選在這種地方,為瞭安全,當然要做一些改造。

            生活動中心位於啟真湖靠西側,四面臨水,樓層較低,為極陰。圓心處的高聳燈柱為陰中之陽。劇場前的臺階步步入水,為陰中之陰。湖東行政中心,樓層最高,為陽中之陽,又與計算機中心和圖書館(陽中之陰)呼應,二者成八卦態勢。再看東西教學區,東教學區位於東側,位屬陽,多置水景(啟真湖),為陽中之陰。西側為操場,位屬陰,又多開闊地形,為陰中之陽,紫金港地屬極陰,故陽大於陰,以鎮陰氣。

            七大學園命名也是按天地金木水火土:

            紫雲:天

            藍田:地

            碧峰(鋒):金

            翠柏:木

            青溪:水

            丹陽:火

            白沙:土

            當年未建成時,五行不全,故將紫雲置於東側,天地相合,陰陽交會,又於東側陽位,引東方陽氣,以鎮陰氣。後新學園完工,五行歸位為什麼所有的學生寢室隻有丹陽佈局最特殊,不像其他的寢室中間都是連著的?卻要在中間空出一個花園?那是因為丹陽剛好位於宿舍區中間,故命名丹陽以去陰氣,再在其西側修建花園,與內部花園交相呼應,成東西陰陽之勢,以鎮氣。再看食堂的佈置,好端端的食堂為何要在中間挖個坑?其實,食堂與南側小山丘剛好是一個八卦。食堂位於北側,位屬陰,中央開闊處為陰中之陽,山丘地勢高聳,又位於南側,為陽中之陽,南側竹林,地勢低平,屬陽中之陰,又是陽大於陰,以調和過陰之氣。其他部分尚未建成但估計西區建成後會較少水景,另外,可能會有較開闊或比東區行政中心更開闊的樓出現。而且,西為陰位,故紫金港建設先東後西,在西區建設過程中,東區將承擔大部分鎮邪作用,所以,東區應開闊明朗,忌隱晦暗淡。

            據說校區開工建設時死瞭8位建築工人,許多死去的人會有怨氣聚集於此,很不幹凈。丹青廣場原來是墳場,有水火鎮妖的風水。根據風水學知識,一個學校最陰的地方在西南和東北。對於紫金港來說就是東北的校醫院和西南的南華園與醫學院。校醫院由於處在學校後門,人流往來極多,所以陽氣充裕。而南華園和醫學院晚上是最陰的地方,尤其是南華園靠近水的地方(水為陰)。據說西區下面埋有不幹凈的東西,應該是墳墓之類的。因此西區廁所的鏡子比東區小,因為鏡子裡面可以看見一些不該看見的東西。圖書館旁邊的行政樓俯視是一個眼睛的形狀,有眼珠和睫毛的形狀,就是為瞭鎮住整個紫金港。

            但盡管學校改造好瞭,一些不小心的人,總是……

            第一章 驚魂夜

            (1)

            08年3月初,夜。

            張超是z大生命科學大三的學生。按照以往,他是不會晚上去自修的,他成績不好不壞,平時喜歡玩遊戲,隻有到考試前兩周,才臨時抱一下佛腳。但他年前考試掛瞭一門,現在剛開學,下星期就補考,所以他隻好跟著同寢的李偉豪一起去自修。

            紫金港校區的學生住宿區,一共七個,分別叫丹陽、青溪、白沙、翠柏、碧峰、紫雲、藍田。他們兩個都是生命科學專業的,住在白沙2幢123室。寢室雖說四人一間,但他們寢室就隻他們兩個。另兩個前年轉專業換瞭寢室,一直沒安排新的人進來。

            李偉豪是個話不多的人,但成績很好,也非常用功,每天晚上必到圖書館自修。

            學校圖書館位於學校東面,離住宿區也近,冬有暖氣,夏有空調,是大多數人自修的選擇。但學校圖書館到晚上9點就關門瞭,張超想自修得晚些,就跟李偉豪一起去瞭學校西南角的醫學院圖書館。

            醫學院圖書館位於學校最偏僻的西南角,離寢室最遠,因此人也最少。他們去時,圖書館裡隻坐著二十來個學生。自修到瞭10點,一直專心做題的李偉豪突然轉過頭,輕聲說:“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?”

            張超仔細聽瞭一下,除瞭學生在紙上寫字的聲音外,一片安靜。現在是3月初,外面草地樹叢裡也沒有蟲鳴鳥叫,哪會有什麼聲音。張超隻好搖瞭搖頭。

            李偉豪還是向旁邊看瞭一圈,最後又低下頭來書寫。過瞭片刻,他又問:“好像有人在唱歌吧?”

            張超還是搖瞭搖頭:“估計哪個聽mp3的,耳麥質量不好,聲音漏出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李偉豪皺起瞭眉頭:“好像是外面有誰唱歌。”

            張超笑著道:“外面有人唱歌,管他那麼多。”

            李偉豪猶豫瞭一下,還是低下頭繼續書寫。

            到瞭11點,其他自修的學生都已回去,保安也來要關門瞭,張超和李偉豪站起來,收拾東西走出去。李偉豪邊走邊問:“對瞭,上星期你在醫院躺瞭一星期,沒事瞭吧?”

            張超笑笑:“有什麼問題!哎,莫名其妙昏瞭一星期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反正醫生說我沒事瞭。”

            李偉豪謹慎地問:“那你不再想著——”他話到嘴邊,又不說下去瞭。

            張超問:“想著什麼?”

            李偉豪眼神有些躲閃,道:“沒什麼。”

            兩人來到圖書館後300米的教學樓地下一層自行車庫,此時整個教學樓都一片漆黑,隻有借著外面馬路上的燈光,才能看清路。

            這時,李偉豪突然站著不走瞭,又道:“你聽,是有人在唱歌吧?”

            張超嘆口氣,道:“你肯定出現幻覺瞭,哪有人唱歌啊。”

            李偉豪道:“一定有人唱歌,就在教學樓上面,我去看看!”說著,他就馬上向樓梯跑瞭上去。

            張超笑道:“這小子,平時看他挺正經的,沒想到一聽到哪個女生唱歌,就想去認識一下瞭。呵呵,以前沒和他一起自修過,還真看不出來。”他搖搖頭,也向樓梯那走去。

            車庫是地下一層,上面是教學樓,共有六層。此時教學樓裡,連所有廊燈都已經熄滅瞭,隻有遠處馬路上的燈光,能夠稍微照到這邊。

            李偉豪是跑上去的,張超是慢慢走上去的。等他走到二層時,李偉豪的腳步聲似乎已經到瞭六層。張超喊瞭句:“偉豪,你在幹嘛?”

            空曠的教學樓裡,隻傳來他的回聲。李偉豪什麼話也沒有說。

            張超又問瞭句:“偉豪,你在幹嘛,快點下來,烏七抹黑的,我懶得走瞭!”

            還是沒有回應。

            張超等瞭一下,又喊:“偉豪,你在幹嘛呀!快下來,我要回去睡覺瞭。”

            還是沒有回應。

            等瞭一分鐘左右,突然,他瞥見旁邊走廊的窗戶口落下一個很大的物件,緊接著是“嘭”一聲悶響。張超趕緊拉開窗戶,向下一望,瞬間,他整張臉都嚇白瞭。

            一樓外的露臺上趴著一個人,一灘血跡,旁邊一個書包,正是李偉豪的書包。

            第二章 監控錄象

            (2)

            20分鐘後,救護車,警車,都嗚滴嗚滴地開瞭過來,醫學院教學樓下,拉起瞭警戒線。領導,班主任老師,醫生,警察,還有一些學生,都聚集到瞭一起。

            班主任是個海歸男,叫劉一博,才30歲,他一聽說張超是目擊者,趕緊拉過他,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張超正慢慢從剛才的驚嚇中恢復過來,吞吞吐吐道:“我和偉豪今天一起自修,他總說聽到有人在唱歌,自修一結束,他就跑上去,我在下面等他,叫瞭他很多聲都沒應,後來……後來就……這樣瞭。”他快說不下去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