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ahk85'></ins>

    1. <acronym id='ahk85'><em id='ahk85'></em><td id='ahk85'><div id='ahk8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hk85'><big id='ahk85'><big id='ahk85'></big><legend id='ahk8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ahk85'><strong id='ahk85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dl id='ahk85'></dl>
        <i id='ahk85'><div id='ahk85'><ins id='ahk85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ahk85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ahk85'><strong id='ahk85'></strong><small id='ahk85'></small><button id='ahk85'></button><li id='ahk85'><noscript id='ahk85'><big id='ahk85'></big><dt id='ahk8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hk85'><table id='ahk85'><blockquote id='ahk85'><tbody id='ahk8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hk85'></u><kbd id='ahk85'><kbd id='ahk85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ahk85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ahk85'></span>

          朱砂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香蕉视频网页在线_香蕉视频美女私密视频_香蕉视频丝瓜

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,在大山深處的一個窮山村。

            這天,本來不大的村子裡傳出一個爆炸性新聞:王寡婦要“搭配嫁女”。所謂“搭配”,就是不論誰娶她的小女兒,她不但不要禮金,還把自傢伺弄得很好的草藥園子當陪嫁,可就是有一條:小女兒出嫁,大女兒也跟過去。

            此話一出,立即在村裡引起瞭軒然大波。人人都說王寡婦是老糊塗瞭,腦子出瞭毛病。

            其實,王寡婦的腦子沒毛病,倒是身體出瞭大毛病。前不久,她摔瞭一跤,腳疼得無法走路,沒辦法,隻得去瞭一趟縣醫院。最後,腳的毛病倒沒什麼,打針消腫就行,可別的地方卻查出瞭問題——胃癌晚期。一得到消息,王寡婦也顧不上傷心,一心隻想著如何安頓好兩個女兒。

            這兩個女兒中,王寡婦最擔心的是大女兒。雖是一母所生,兩個女兒卻有天壤之別:大女兒山花是個侏儒,二十三歲的人隻有一米三,而且雞胸羅圈腿;小女兒水花卻美麗動人,高挑的個子,皮膚白裡透紅,尤其是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,是又黑又亮。

            這幾年,眼看著兩個女兒都長大瞭,可一個美一個醜,上門求親的人一律把目標都對準瞭水花,沒一個人願意娶山花。如今,王寡婦知道自己得瞭絕癥,情急之下竟想出瞭個“搭配嫁女”的主意,目的就是想以小女兒的美貌換大女兒後半生的安穩。

            但王寡婦這種做法實在欠考慮。村裡人議論紛紛不說,她傢裡更是炸開瞭鍋!小女兒水花萬萬沒想到母親會出這樣的“損招”,把醜八怪姐姐給她當“陪嫁”,這樣一來,她不也成“滯銷貨”瞭嗎?為瞭讓母親打消這個念頭,她一會兒要抹脖子,一會兒又要上吊,鬧得傢裡是雞犬不寧!

            這天,水花又扯著嗓子在傢裡哭起來,哭喊著叫爹,說自傢親媽偏心眼,把女兒往絕路上逼……被小女兒這麼一鬧,王寡婦隻覺得眼前一黑,嗓子眼一陣發甜,頭一伸,眼一閉,“哇”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,人就倒在地上起不來瞭。

            水花一見,也顧不上哭瞭,手忙腳亂地把王寡婦弄進屋,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後背,急得滿頭是汗。就在這緊要關頭,門外來瞭一個救命的人。誰?劉半仙!這劉半仙在當地既是巫婆又是土郎中,除瞭裝神弄鬼,也給人紮個針、配點草藥什麼的,因此大傢就管她叫“半仙”。劉半仙傢在前面村子,今天之所以不請自到,是因為聽說王寡婦得瞭絕癥,特地趕來看看,想不到來得還真及時,正是救人的當口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畢竟是劉半仙,她一不慌二不忙,從隨身攜帶的藥盒子裡取出幾根銀針,往王寡婦身上一紮,又閉著眼睛嘰裡咕嚕念瞭一陣。不一會兒,就見王寡婦長出一口氣,醒瞭過來。水花見娘沒事瞭,起身給劉半仙泡茶去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安慰王寡婦說:“老姐姐呀!你為兩個女兒愁成這副模樣,何必呀?”一聽這話,王寡婦抹起瞭眼淚:“水花還沒出嫁,山花又沒有著落,我就這樣走瞭,你叫山花她以後……我就是死瞭也是雙眼不閉啊!”說到這裡,幹脆大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說:“你哭啥呀!真是好愁不愁,愁得六月無日頭。我告訴你,在咱這十裡八鄉,福氣最好的就是你!小女兒不用說,如花似玉是個‘千金’,可你知道嗎?你大女兒山花卻是個‘萬金’之身呢!你就等著享福吧!”

            “唉!你別取笑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不不,我絕無半點取笑的意思。真的,你大女兒是寶。你聽我說,說不定會有人下大聘禮來迎娶她,日後,你還要享她的福呢!”

            王寡婦聽得雲裡霧裡,不由得問道:“這是為什麼?”

            “天機不可泄露,我可不能說,以後你自會明白的。”劉半仙賣瞭個關子,連茶也沒喝,站起身走瞭。

            說來也怪,三天後,情況果然發生瞭變化。上門說媒的人再次多瞭起來,遠地而來登門拜訪的更可以說是絡繹不絕。但和以往不同的是,他們全把目標對準瞭山花!有願娶山花為妻的,說山花雖醜,但“醜女旺夫”;還有要收山花做女兒的,說山花為人靠得住。這些人開出的條件更是一個比一個誘人。

            正當王寡婦百思不得其解時,她那長年在外做草藥生意的弟弟風風火火地趕回來瞭。顧不上車馬勞頓,進瞭門便把王寡婦拽進裡屋,上氣不接下氣地說:“姐,我前幾天剛從東北回來,還沒進村便聽有人傳得沸沸揚揚,說咱山花是個朱砂骨,一身骨頭起碼值十幾萬,是‘烏金菩薩’哩!”

            聽弟弟這麼一說,王寡婦先是驚得目瞪口呆,繼而恍然大悟!難怪自己那眾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醜女兒一夜之間成瞭“香餑餑”,敢情那些不三不四上門來說媒的人,看中的不是她的人,而是她的“骨”呀!

            當地一直以來都有關於朱砂骨的傳說,小時候,王寡婦也聽說過。傳說朱砂骨是黑色的,可制成起死回生的靈藥,但擁有朱砂骨的人正因為有“千金不換之身”,所以一個個都死得很慘……

            想到這裡,王寡婦打瞭一個冷戰,猛然明白過來瞭:要是山花真是朱砂骨,那可比長得醜嫁不出去更可悲呀!可王寡婦還是不信:“憑什麼說咱山花是朱砂骨?這東西從古至今都是人們瞎傳的,怎麼就長在瞭咱山花的身上?”王寡婦的弟弟也急瞭:“你當我信?我也不信!可別人信呀!這幾天不是……咱水花有危險呀!”

            就這樣,王寡婦和弟弟商量瞭整整一個晚上,最後決定由弟弟把山花帶走,帶到一個遠遠的地方去!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王寡婦的弟弟就走瞭,他先回傢安頓一下,說好三天後來接山花。一心隻記掛山花的王寡婦沒有註意到,這時候水花正呆呆地坐在門外的石階上。前一天舅舅和媽媽的談話她全聽到瞭,她終於明白這些天那些人爭搶山花的真實原因,敢情都是來“尋寶”的呀!

            事到如今,她有點後悔當初沒答應媽媽“搭配嫁女”的要求。現在倒好,三天後舅舅就要帶山花走瞭,那朱砂骨可就跟自己一點關系也沒有瞭!她沮喪極瞭,心想要是在舅舅回來之前,山花得急病死瞭才好,那樣的話……

            想到“死”字,水花的心不由得狂跳起來,臉上也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:那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姐呀!可她轉念一想,山花那樣的醜八怪活在世上本就是多餘的,還不如早點死掉為傢裡做點貢獻哩!想到這裡,水花顧不得姐妹情分瞭,決定鋌而走險。

            主意打定,接下來就是怎麼實施計劃瞭。這對她來說並不難,她從小跟著父親采草藥,自然知道哪些草藥有毒,她有辦法讓山花悄無聲息地去往另一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她悄悄跑出去挖來一些有毒的樹根,洗凈烤幹再研成粉,之後到鎮上割瞭肉,買回白面,不聲不響地把摻瞭毒粉的肉包子做好,蒸熟後將包子放進小籃子,用手巾一蓋,挎著籃子上山去瞭。

            走瞭幾個小時,等水花來到山上的草藥園子時,太陽已西斜。她原打算親眼看著山花將包子吞下肚再走,可到山上一看,隻見小屋門戶緊閉,可能山花又上山采草藥去瞭。她把籃子往窗臺上一放,便逃也似的溜下山瞭。

            當晚,水花早早地躺下瞭,可怎麼也睡不著。屋外遠遠傳來幾聲夜貓子叫,她聽著就像是山花臨死前的哀號,嚇得她一頭鉆進被窩裡,大氣都不敢喘。就這樣一直折騰到雞叫三遍,總算睡過去瞭。也不知過瞭多久,她聽到有人敲門:“水花,開門,開門哪!”水花一聽,嚇得差點背過氣去,因為叫門的是山花!

            天吶!想不到死鬼山花這麼快就來討債瞭!水花嚇得躲在被窩裡直發抖。這時,有人掀開她身上的被子,她嚇得大叫起來,定睛一看,隻見王寡婦和山花並排站在床前。王寡婦關切地問:“水花,山花敲瞭這麼長時間的門你沒有聽見?你怎麼滿頭是汗,是病瞭嗎?”說著,王寡婦急急忙忙去廚房燒薑湯去瞭。

            山花把手中的小籃子放到水花面前說:“妹妹,謝謝你!可這麼大個兒的肉包子我吃瞭太可惜。正好,今天是你的生日,就算是我給你過生日吧!” 接著,她喜滋滋地從懷裡掏出一個佈包交到水花手裡,“妹妹,你看,我給你帶什麼來瞭?”

            水花哆哆嗦嗦接過佈包,打開一看,是一條紅格裙子。山花在旁邊說:“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呀!是我這幾天給你做的,你喜歡不喜歡?”見水花點瞭頭,她高高興興地去廚房找王寡婦瞭。

          水花坐在床上,手裡捧著禮物,心裡一團亂麻。正在這時,廚房傳來山花的哭聲,隻聽山花哭著說:“媽媽,我不走,你現在身體不好,我哪兒也不能去!我要守著你!”

            接著是王寡婦的聲音:“聽媽說,自從你爸去世後,我們全傢不都是靠舅舅照顧?這次舅舅叫你去無非是幫兩天忙嘛!你怎麼說不去呢?”

            隻聽山花的哭聲慢慢小瞭。過瞭一會兒,水花透過窗子看見山花低著頭走出瞭門。

            看著姐姐遠去的背影,水花的心又翻騰開瞭。最後,她把裙子放下,決定一不做二不休,一定要弄死山花。當天下午,她帶瞭繩子、刀子和筐子,人不知鬼不覺又上瞭山。見到瞭山花,她故作興奮地說:“聽劉半仙說,有一種叫‘蛇牡丹’的草藥能治媽媽的病,但這種草藥隻有老狼巖上有。為瞭救媽媽的命,我決定冒一次險!”

            聽到“老狼巖”三個字,山花打瞭一個寒戰。她清楚地記得,父親當年就是在那裡采草藥時摔死的,於是小心地問:“這事媽媽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  水花說:“當然不能讓媽媽知道,否則她還會讓我來嗎?”

            山花說:“妹妹,你真勇敢!你說,那‘蛇牡丹’真能治咱媽的病?”

            水花說:“還能有假?張村一個老頭,得的和咱媽一樣的病,都病得快死瞭,吃瞭這藥,現在都能下地幹活瞭!”

            山花聽瞭很激動:“那太好瞭!我收拾一下,和你同去。”

            姐妹倆翻過一道山嶺,越過一片叢林,終於來到瞭目的地。

            老狼巖足有幾十丈高,一眼望下去,下面寒氣逼人。水花將繩子的一頭系在大樹上,裝出一副要下去的樣子。這時山花攔住她說:“妹子,我身體輕,又認識那種草藥,還是我下去吧!”說著就手腳麻利地往自己的腰上系好瞭繩子。

            看著山花一步步朝懸崖走去,水花不知是出於恐懼還是內疚,脫口而出喊瞭一聲:“姐姐,當心!”

            聽瞭水花一聲呼喊,山花忽然在懸崖邊站住瞭。她不相信似的問:“你剛才喊我什麼?”水花說:“喊你姐姐呀!”這是水花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叫姐姐,山花很想說:憑這一聲“姐姐”,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。可她說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水花拿著砍刀一步一步走到懸崖邊,她知道姐姐此時已“命懸一線”,自己一刀下去,神不知鬼不覺地就能達到目的。

            可不知為啥,今天這把刀子提在手裡是特別的沉,沉得她心跳加快手發抖,手心裡全是汗,連喘氣也不勻瞭。她咬緊牙揮刀猛地朝繩子砍瞭下去,誰知又砍在旁邊的石頭上,隻聽“咣”的一聲,樹上兩隻烏鴉被驚起,對著她“呱呱”怪叫。水花嚇得一個踉蹌,朝後一仰,從懸崖上掉瞭下去!

            一瞬間,半山崖傳來山花驚慌失措的呼救聲:“快來人吶,救人吶,我傢水花掉下去啦!救命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也許是水花命大,她摔下懸崖時,被懸壁上的野藤擋瞭一下。更幸運的是,那天有個老漢也在采草藥,他聽到山花的呼救,很快叫來附近的村民,及時救下瞭這對姐妹。

            水花命是保住瞭,但人已摔得面目全非,她那白凈秀氣的臉上縫瞭二十七針!嘴巴歪瞭,眼睛斜瞭,耳朵也少瞭半隻,更糟糕的是她的右腿也殘疾瞭,看來要拄著拐杖過一輩子。

           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王寡婦痛不欲生。她怎麼也想不明白,好端端的,山花和水花上老狼巖去幹什麼?她問過姐妹倆,但山花的話隻會讓她更糊塗,水花則什麼也不肯說,隻會哭。

            王寡婦的弟弟來瞭,看著哭得昏死過去的姐姐,急得轉身去請劉半仙。不多時,劉半仙來瞭,她先是來到水花床前,細細察看一番,邊看邊搖頭,最後什麼也沒說。

            王寡婦一看劉半仙這樣子,心早就涼瞭半截。“這孩子的傷,難道……真的無藥可救瞭?”劉半仙手一攤說:“說實話,她這點傷到上海、到北京大醫院去治,腿能治好,臉上的傷嘛,通過整容,說不定比原來還漂亮!可是,那是要花大價錢的呀!沒有十萬八萬談都不要談,可你們傢……”說完她嘆口氣,準備出門回傢。

            這時,躺在裡屋的水花大聲地叫住瞭她,劉半仙隻得又折回到水花房中,水花問她說:“大嬸,你剛才說,我的傷能治?”劉半仙急於要走,懶得多說:“能治又怎樣,那是要花大錢的呀!”水花打斷她的話:“錢的事,你不用擔心,我傢有!”

            水花說得這樣肯定,口氣這樣大,劉半仙倒愣瞭,她不由地坐下來問道:“你傢哪來的錢?”水花說:“大嬸,你不是說過嗎?我傢的山花一身朱砂骨,是無價之寶,價值十幾萬嗎?你就幫幫忙……我水花永生永世不會忘記你的恩德!”

            劉半仙萬萬沒想到水花打的是這個主意,她拉下臉“騰”地站起身說:“水花姑娘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!我什麼時候和你說過這話啦?”水花哭著說:“大嬸!今後,我不會讓你吃虧的呀!”

            劉半仙不敢再在水花房中待下去瞭,她一邊說:“好!好!你別急,別急!我回傢給你想想辦法,想想辦法。”一邊轉身,逃一樣地奪門而去。哪知她剛走出大門,迎面被山花攔住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心裡有點發毛,她訕訕地說:“山花姑娘,你有什麼事嗎?沒事的話,我……”這時山花說話瞭:“大嬸,你和水花剛才的話,我全都聽見瞭。你告訴我,我當真是朱砂骨?”

            劉半仙害怕瞭,她語無倫次地說道:“這是從哪兒說起?你們兩姐妹這是怎麼啦?”說完她繞開山花就想走。不想山花“咚”地在她跟前跪下來說:“大嬸,求你救救我的妹妹!你幫幫忙,把我找個主賣瞭吧!” 劉半仙猛地推開山花的手,逃一樣地出瞭村子。

            山花呆呆地跪在路當中,突然跳起來,從路邊撿瞭個破臉盆“咣咣咣”地就敲,繞著村子跑開瞭。她的這一舉動即刻引來瞭許多人,有人說:“怎麼回事?哪裡著火瞭嗎?”有人說:“不得瞭,王寡婦傢的山花發瘋瞭!” 於是跟著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山花一直跑到村口的水庫大壩上,她 “咣”地把臉盆扔到一邊,當著眾多鄉親的面跪下下。她的這一舉動,把人們都搞糊塗瞭,吵吵嚷嚷的人群霎時安靜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山花的臉色很蒼白,她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爺爺奶奶大伯大叔大嬸們,大傢知道,我傢遭瞭難,我妹妹要沒錢治的話,就要變成醜八怪。我知道醜人活在世上的痛苦,我不願讓妹妹也像我這樣苦……今天我隻想請大傢幫我作個證:聽劉半仙說,我是朱砂骨,這一身骨頭,值十幾萬。為瞭救妹妹和媽媽,我情願獻出我這身骨頭。我請大傢幫我的忙,等會把我撈上來後,叫劉半仙幫忙把我的骨頭賣掉……拜托瞭!”

            說完這一番話,沒等大傢反應過來,山花縱身跳進瞭水庫!隻見她掙紮瞭幾下,就沉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人們這才反應過來!大壩上就像火燎蜂房炸瞭窩,一片亂糟糟,有人喊:“出人命啦!出人命啦!”有人叫:“誰會水,快下去救人!”還有人在大壩上來回亂跑,也不知在咋呼什麼,接著就有幾個年輕人跟著往下跳。

            可救人並不容易。這是當地最大最深的水庫,山花又是揀最深的地方跳下去的,一會兒便不見瞭蹤影。十幾個年輕人在水中忙活瞭半天,一無所獲。直到老村長得到消息趕來,組織十多個人下水找山花,才把山花從水中撈上來,但為時已晚,山花已經停止瞭呼吸。

            老村長用粗糙的大手為山花揩去臉上的水珠,又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為山花蓋上。他長嘆一口氣說:“我是看著她長大的。這孩子從小連一隻螞蟻都不忍心去傷害,她竟會狠得下心殺死自己?”

            他這一問,村裡人便七嘴八舌地告訴瞭他剛才的情況。老村長非常吃驚:“怎麼會有這回事?朱砂骨?這是從哪兒說起?不對,這裡頭定有緣故,快把劉半仙找來問話!”

            剛說到這兒,就有人指著遠處說:“你們看,那是不是劉半仙?”

            那確實是劉半仙,她為什麼還在這兒呢?原來,這劉半仙素來愛看熱鬧。剛才她走出不遠就聽見村裡吵吵嚷嚷,因此就站在那兒遠遠地觀望,哪知道不知從哪跳出來幾個後生不由分說把她“請”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被“請”到瞭山花的屍體旁。老村長把情況一說,劉半仙嚇得臉色都變瞭,她跺著腳說:“天吶!我是說說玩的呀!她怎麼就當真瞭呢,這不害我嗎?”老村長火瞭:“都玩出人命來啦!你看怎麼辦?真奇怪,你怎麼會開這種玩笑?這事不說清不行!”

            劉半仙做夢也沒想到,事情會發展到這步田地。事到如今,她也隻好實話實說瞭。原來,劉半仙的兒子看上瞭水花,害瞭相思病,可是王寡婦搞出瞭“搭配嫁女”的新花樣,這讓劉半仙傷透瞭腦筋。後來,她偶然間聽人提起瞭朱砂骨的傳說,茅塞頓開,當即放出話,說山花是朱砂骨,目的是騙得別人娶走山花,自己好設法討水花做兒媳婦,瞭卻兒子的相思債。如今鬧出人命來,這實在是劉半仙始料未及的呀!

            聽瞭劉半仙一番交代,老村長不禁長長嘆瞭口氣說:“你們這些人呀,為瞭私欲,真的是什麼都幹得出來!你們眼裡還有別人嗎?你們眼裡還有道德嗎?你們眼裡還有法律嗎?真是天理難容啊!”老村長一陣咳嗽,說不下去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哭哭啼啼起來:“我好後悔,不過,老村長,你聽我和你說……”老村長手一揮打斷瞭她的話:“什麼也不用說瞭,已經出人命瞭,你到公安局去說吧!”村裡兩個年輕人當即過來大聲地呵斥瞭一聲:“走!”劉半仙嚇得矮瞭半截,她低著頭、縮著肩,被兩個年輕人一前一後押著,到她該去的地方去瞭。

            老村長回過身來,輕輕地從地上抱起瞭山花。山花的臉是那樣平靜和安詳,就像一個熟睡的孩子。老村長突然老淚縱橫:“好孩子,你死得冤吶!就讓我送你回傢吧!”他這一說,周圍的女人都哭瞭,接著哭的人越來越多,一些男人也落瞭淚。老村長抱著山花朝王寡婦傢走去,後面跟著長長的隊伍……

            此時,在王寡婦的一再追問下,水花已經道出瞭全部實情。王寡婦如遭雷擊,她怎麼也不會料到美麗的女兒竟長瞭一副蛇蠍心腸,她“哇”的一聲吐瞭一大口血。正在這時,隻聽門口人聲鼎沸,老村長抱著山花進來瞭。

            王寡婦急瞭:“山花,山花怎麼啦?受傷瞭嗎?”老村長忍著淚說:“大嫂子,山花她已經死瞭。”聽到這話,王寡婦的身子猛地搖晃起來,幾個女人連忙上來扶住瞭她。老村長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瞭她,王寡婦沒聽完便一頭栽到地上,再沒有醒來。

            眾人傷心,病床上的水花更傷心。她覺得劉半仙可惡,自己做的事更見不得人。一場騙局一場夢,自己活下去已沒有意義。於是,她大口地咽下瞭自己親手做的肉包子,也死瞭。

            事後,王寡婦的弟弟將母女三個埋在村後的山坡上。媽媽在當中,兩邊是女兒。奇怪的是,此後每到春天,醜女山花的墳上總是綠草茵茵,還長著星星點點的小花;可美女水花的墳上始終光禿禿的,寸草不長,有的地方還有裂縫,遠遠望去,就像一個“癩痢頭”。